夏梓纤

夜不能寐,睡不着的时候总是容易想太多
总有人和我说你太傲,太冷漠,应该温柔一点,有时候莫名可笑,又有谁善待过我吗
被逼着长大的孩子,从小就知道只有足够优秀才有资本,看过太多表面笑着说恭喜背后盼着你早点跌倒的可笑嘴脸,听过太多阴阳怪气的称赞,能做的只有努力,以达到别人不可企及的高度,所以每天上各种补习班,做各种题,周末还在上各种兴趣班,什么都想比别人好
只是没想到多年努力终究成了笑话,中考失利了,离目标学校差2分,从分数线公布到现在,不知道应付了多少虚情假意的安慰,话里话外的讽刺,没有人在乎你究竟付出了多少,抗着39度高烧考试,也没有人在乎考试前一天母亲出车祸自己一个人在医院守到半夜的无助,他们只是看结果,然后放肆嘲笑当初自己追赶不上的人也有今天,这就是现实
天快亮了,明天还有许多人许多事要应付,但愿一切顺利

评论